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打赌-(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4:58:44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前面的故事里几次的提到了王老五这个人,他这个绰号是有来历的。老王家祖上当过大官,据说是个什么将军,可是他们老王家自己人都说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将军。而且老王家在我们村子还有一片祖坟,我们都管那片地方叫老王家坟地。老王家虽然在古代家世显赫,但是到了近代却是人丁不旺,而王老五这个绰号,则是跟这个原因有关系。王老五的爷爷绰号是王老三,他父亲的绰号是王老四。这是因为老王家最近这几代都是单传,他爷爷是三代单传,他父亲是四代单传,他则是第五代,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绰号,一直到了王老五家生出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才算打破了老王家单传的传统。

说起王老五,我俩则是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或者说是一段荒唐事。老王家虽然祖上家世显赫,但是到了现在,也只是普通的农民家庭,而且老王家的人有个特点,那就是糊涂。连王老五和他那两个儿子也都是这样,办事说话稀里糊涂的。王老五比我大十岁,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而他的大儿子今年都已经二十岁了,在南方打工,小儿子今年才上初一,而他的女儿今年正在市里上高中。我俩的故事,要从他还没结婚的那时候说起。

那年我刚上初中,王老五也刚二十出头。我那时候是村里有名的刺儿头,因为看了不少的武侠小说,天天做梦都想着一统江湖打抱不平。而王老五,则因为祖上曾经是什么将军,所以也总是以将军后代自居,认为自己在村里是最勇敢的。这就导致了我俩之间的矛盾,因为我俩都想正当全村第一。

我俩三天一小斗,五天一大战,断断续续的打了半年。虽然他比我大十岁,但是因为发育的问题,他一米六的身高并不占什么优势,反倒是我打赢的次数比较多。因为我初中是在外村念的,所以每次打架都是王老五去那里找我,而那时候他这种人在村里定性是社会闲散人员。而我这个学生经常和闲散人员打架,被老师训斥了无数次。

毕竟这么打下去也没个头,最后我俩就商量,找一件事我俩来比赛,看看到底谁才是村里最厉害的人。想来想去,我俩就想到了去坟地过夜,在当时我们的认知里,没有比这个更加恐怖的事情了,如果连这个都能挺过去,那肯定就是胆子最大,也是最勇敢的人了。

最后选择在了老王家坟地,这里离村子近,想要逃跑也方便,而且我们经常从这里去六队走过无数次,心里也不害怕。其实说真的,当时要是让我去村南边的坟茔地里过夜,打死我都不肯,而老王家坟地则因为经常走,比较熟悉,所以心里并不恐惧。

一开始我还不觉得什么,因为是夏天,天黑的比较晚,一直到了九点多才彻底的黑了下来,但是那天晚上月亮非常的亮。王老五怕我作弊,于是就在坟地不远的树下打盹,以防我胆小逃跑。不过没几分钟,他就打起了呼噜,我看他睡熟了,于是就偷偷的跑到六队,叫来了大志跟我作伴。因为距离稍微有点远,王老五后半夜起来检查的时候,也只是远远的看到我还在火堆旁边,而坐在我身旁的大志,他却没能看到。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和大志叫醒了熟睡的王老五,王老五吃惊的看着大志,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大志骗他说自己要去村里办事,刚好路过这里。于是王老五也就相信了,还说今天自己也要在坟地里过一夜,不会输给我。我懒得跟他计较,就和大志一起回了村里。

到了晚上,大志在我家留宿。大志看着外面渐渐黑下去,就问我:四哥,你说王老五那小子会不会看你没去,就跑了?我不屑的说:拉倒吧,就他那脑子,没这么聪明。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俩还是去了一趟坟地,看到王老五果然一个人蹲在坟地里,点燃了一堆篝火,傻愣愣的在那儿坐着。王老五见我和大志过来,就问我咋才来,还让我看着他,说自己绝对不会作弊。

我笑嘻嘻的对他说:老五,我可没你那么小心眼儿,再说了,我相信你是男子汉大丈夫,绝对不会逃跑的,我回家睡觉了,你自己在这儿坐着吧,明天早上我再来。

说完,我就带着大志回家继续看电视了,把哭丧着脸的王老五一个人扔在了坟地里。因为电视里在播着电影,我和大志一直看到了凌晨两点多,电影演完之后,大志提议说去看看王老五,看他跑没跑。我想想也对,远远的看看就行了,省着他逃跑了我们都不知道。于是我俩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老王家坟地。

那堆篝火还在燃烧着,而王老五则是在火堆的旁边打着滚儿,好像在跟什么东西搏斗一样。可是此时月光明亮,再加上还有一个火堆,如果有人应该能够看得到啊。于是我俩又走进了一些,看到王老五双手死命的掐住自己的脖子,满地的打着滚儿。此时他的脸都因为呼吸困难憋成了猪肝色。

这情况任谁看,都知道是出事了,我和大志一起冲过去,我顺手从火堆里拿起一根燃烧的木棍,也顾不得烫手,就往王老五的身边划拉了一下。可是我和大志都什么也没看见,只有王老五自己在那打滚儿,看那架势,分明就是要把自己掐死的样子。大志急得不行,就问我怎么办。我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能和大志合力掰开吴老五的双手,让他能顺畅的呼吸。

我和大志就这样一人拉住了王老五的一只手,保持着这个姿势。刚过了两三分钟,王老五的脸色就好了很多。可是这样一直拉着他也不是个办法,我就跟大志说,去找块砖头或者粗点的木头棒子,把王老五砸晕了算了。大志也听话,转身就往旁边的树林里跑去。我则是一只脚踩住王老五的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则被我双手死死的拉住。

北京儿科医院

北京的医院哪家能治好弱视

广州精神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青岛腰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