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财经杂志电信重组轮廓渐清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6:08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失衡的“跷跷板”

在电信重组日渐迫近的2007年8月,四家中国电信运营商相继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更像是重组大战前的号角,中移动压迫式的业绩进一步加快了重组的节奏。

8月16日,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941,下称中国移动)率先发布中期业绩报告。200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业额达166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1.6%;净利润为379亿元,增长25.7%;每股基本盈利人民币1.90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5%。

中国移动的中报还显示,到2007年6月30日止,该公司用户总数达到了3.3亿户,新增用户3114.6万户,平均每用户每月的通话时长(MOU)为440分钟,平均每用户每月贡献的通信业务收入(ARPU)则保持在人民币88元。

相比之下,中国联通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762,下称中国联通)的中期业绩尽管达到业界预期,未来盈利前景却呈下降之势。报告显示,上半年中国联通总收入491.7亿元,税前利润56.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8.9%,每股盈利为人民币0.297元;用户总数达到1.5163亿户,净增926.6万户。

但是,从最能反映电信运营商持续盈利能力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来看,联通GSM网络的ARPU从去年同期的50元下降至47.3元,CDMA网络则从去年的68.1元下降至59.6元。因此,虽然联通用户数增长12.2%,业务收入仅增长了3.8%。

另外两家固网运营商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的业绩,则更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728,下称中国电信)上半年收入比去年同期的873.4亿元增长1.5%,至886.2亿元,但是语音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7%,净利润为134.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5%。

中国网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906,下称中国网通)的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均为负增长,其中营业额从418亿元下降到415.08亿元,净利润则从70.94亿元下降到67.13亿元,下降幅度达5.4%。

在业绩强烈对比下,中国移动8月27日股价突破100港元/股,成为首只股价突破100港元的红筹股,市值超过2万亿港元,成为联交所第一股,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三家市值总和的3倍。国内电信市场在打破原中国电信一家垄断七年之后,失衡之局愈演愈烈。

而且,这驾高速运行的列车丝毫没有减速迹象。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在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今年原定的998亿元人民币的资本开支预算将继续调高。

瑞银集团认为,中国移动增长的潜力仍被低估,因为其以通话量计算的市场占有率在持续上升。花旗集团的分析报告也指出,中国移动目前在国内农村移动电话市场的渗透率只有18%,发展空间仍旧很大,估计今年及明年的利润将达到811.39亿元及1076.79亿元。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告诉《财经》记者,中国移动“独大”的局面,完全是其运营能力和技术优势领先于竞争对手的一种发展惯性。中国电信运营业在产业布局上的不完善,又使得中国移动几乎独享了“移动替代固网”的技术发展趋势——四大运营商中,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都没有移动牌照,中国联通长期在GSM和CDMA双网平衡上左右摇摆,都为中国移动“强者恒强”创造了良好的客观环境。

与此同时,“移动替代固网”的效应随着移动资费的不断降低在持续放大。中国电信的数据表明,过去三年移动电话每分钟收费以年复合比率16.7%递减,移动电话使用量则以33.7%的增长率高速膨胀,最终导致固网运营商的话音业务出现倒退局面。

移动用户单向收费和资费降低等资费政策的变化,还削弱了中国联通的竞争优势——根据非对称管制政策,作为后来者,联通相对于中国移动原本有10%的价格优惠。中国联通执行董事兼总裁尚冰表示,因为在全国范围实施单向收费,加上联通的用户主要为中低端用户,使得联通在语音业务上的增长无法抵消收入的下降。

反观中国移动,得益于其庞大的高端用户群体,即使在有超过50%用户转向单向收费服务的同时,依然能保持总体通话量的上升势头。

这种局面显然并非中国电信业监管者所乐见。而重组的议题从2004年酝酿至今,随着四家公司鸿沟的拉大,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

重组思路走向

在中国网通中期业绩说明会上,网通董事长张春江将目前中国电信行业打了一个比方:“家里有四个儿子,父母当然希望四个儿子都健康,不希望只是其中一个壮大”;“四个儿子现在身体都算健康,只是有胖有瘦,若有委曲也当然会向父母商量”,言外之意直指重组。

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出席该公司上半年业绩发布会时则直接表示,“中国电信早已表明有兴趣收购中国联通其中一个网络资产,只是还不到谈价格的地步。”

这已不是张春江和王晓初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希望政府尽快实施电信重组的话题了。早在两年多前,张春江和王晓初就通过多种渠道向管理层表达了对国内电信运营行业发展呈现越发失衡局面的担忧。

中国电信集团的一位管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在“移动替代固网”效应冲击下,固网运营商传统的语音业务出现负增长将是一个持续而长期的趋势,宽带数据业务的增长虽然能暂时弥补固网语音业务的下降,但由于宽带数据业务在运营模式上天然存在不合理之处,运营商投入大收益小,“从其它国家运营商的经验来看,很少有通过宽带数据业务实现大规模盈利的先例。”这位人士表示,只有发展移动业务,才能为固网运营商的下一步发展注入动力,“毕竟全业务运营商是目前世界电信运营的发展主流”。

按照中国电信的估计,新建一张全国性的3G网络,第一年需投入1000亿元,前三年的投资在2000亿元以上。2009年国际电信联盟就将确定新的4G标准,在TD-SCDMA已经基本由中国移动承建的情况下,中国电信方面判断,中国不大可能再批准新建3G网络的计划,通过重组来组建全业务运营商,并实现国内2G网络向3G网络的升级已是必然选择。

国务院国资委对中国电信业重组曾有研究,其中以资产重组来解决联通GSM与CDMA两网并行的方案,这是一个受到业内人士重视的方案。

目前,作为上市公司,中国联通只是租赁其母公司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集团)的CDMA网络,并不具有网络的所有权。因此,依照方案,只要中国联通不再租赁CDMA网络,CDMA网络就可剥离给一家固网运营商,中国联通再以GSM网络资产同另一家运营商合并。这样既避免了新建3G网络带来的重复投资,又能实现两家固网运营商的全业务发展。这一方案也满足国资委规划局对电信重组后企业“资产规模差别不大”的重组标准。

不过,这一方案遭遇中国联通管理层的强烈反对。中国联通集团人士告诉《财经》记者,GSM网络与CDMA网络协同发展是联通既定策略,在未来向3G的升级过程中,联通现有的CDMA网络升级迅速、投入少,将与GSM网络形成高低互补的搭配。

中国联通的这一设想显然并不为资本市场所看好。国泰君安近期发布的报告称,预计联通未来三年CDMA业务的用户收入将逐渐向GSM业务靠拢,2007到2009年联通CDMA业务的每用户收入值将下降10.9%-14.6%,同期整体用户增长速度预计为11%-13%,但由于单个用户收入值的持续下跌,整体收入增长只能基本维持在5%。

国资委内部一位研究电信产业的专家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国资委曾希望主要由运营商之间的谈判来解决重组问题,可是实际进展并不顺利。《财经》记者获悉,中国电信集团的管理层曾经多次希望与中国联通管理层就出售CDMA网络的事宜进行谈判,均遭婉拒。

“行政主导,市场化操作,还将是这次电信重组的主要方式。”上述国资委专家说。

此前,由于电信资费普遍降低,电信行业发展相对稳定,电信领域的重组很难克服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利益纷争,进入决策层的视野,这也是电信重组方案迟迟未能出台的主要原因。但随着TD-SCDMA标准逐渐成熟,以及中移动一骑绝尘之势尽显,主管部门利用移动网络升级之机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动力也越来越强。

据前期参与国资委电信重组方案咨询的人士称:“国资委总体上并不认同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中国移动良好的发展势头又使得国资委寄希望于以业绩突出的央企主导同行业央企的重组。”

业内人士认为,依照这一思路,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将成为电信业重组的主体。其中关键,则是中国联通是否会继续独立运营:究竟是剥离一张网给中国电信,然后与网通合并?还是整体与中国电信合并?

《财经》记者获悉,国资委已经有在今年第四季度启动电信重组的计划,并预计在明年3月前完成具体重组事宜,但最后的重组方案目前并未敲定,仍需等待更高一级决策层定夺。

从一家垄断到寡头竞争,然后呢?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前三次电信重组使得语音市场的竞争已接近成本,电信资费大幅下降,电话、宽带普及率大幅提高,虽然在本地网还存在区域垄断,但随着技术进步带来的“移动替代固网”、“无线替代有线”,本地网垄断有望进一步被打破。

“总体来说,主管部门通过电信重组实现打破垄断的目标已经基本达到。”陈金桥认为。

但陈金桥仍坦言,即将进行的第四次电信重组其主要目标是“实现电信市场的和谐发展”,而诸多制约国内电信市场长期发展的关键因素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

其中最为突出的是监管者缺位。多数业内人士倾向于认为,电信主管部门未能根据电信发展趋势,通过“第三只”手来协调市场均衡发展,是导致中国移动一家独大局面的主要原因。按照成熟市场的做法,当主导运营商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一定份额时,监管部门将通过多种手段限制其继续发展。信息产业部虽然在几年前就对“单向号码携带”(同一号码可在不同网络使用)、“限制市场份额”等方法做了详细研究,但出于多种考虑,仍然对采用限制中国移动的发展来均衡市场的做法颇有顾虑。

此外,明确监管者职责、确定监管者权力的《电信法》迟迟未能出台,客观上也使得“监管之手”难以发挥有效作用。中国联通一位人士抱怨称,“国资委成立之后,信息产业部的主要职责就是不停地放开资费管制,联通原来相对于中移动的价格管制优势消失殆尽,面对市场份额已超过70%的竞争对手,经营压力很大”。

陈金桥认为,重组后可能参与竞争各方在资产规模方面的差距会逐渐减少,但这种同质的国有资本在同样技术形态下的竞争是否有效,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大课题。

“在电信领域,国有资本实力已经足够强大,资源足够广泛,收入足够稳定。在这样的环境下,是否可以考虑引入新技术和新资本,从而更加有效地激活产业发展?” 陈金桥说。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国资委人士也认为,无论采取何种重组方式,在目前的格局下,国有资本对电信资源的垄断占有是影响整个产业链发展的关键。

对民营资本和外资而言,要进入国内的电信基础运营领域仍然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因此,外资大多选择入股海外上市的中国电信运营商,间接参与中国电信市场。这种股权投资几乎无法对国内电信运营商的管理和战略起到影响。民营资本在多次被主管部门叫停之后,已全面退出了基础电信运营领域。甚至是同属国有资本的广电网络,也由于部门利益、体制分割和国有资本相互竞争的原因,无法真正进入电信领域,使得“三网融合”的计划迟迟未能启动。

在2G时代,中国电信行业曾经长期落后于发达国家,经过高速发展,现在中国已经拥有世界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但在3G时代和即将到来的4G时代,中国似乎又一次回到了落后的起点上。“这实在是值得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去思考的问题。”陈金桥说。(本文刊于9月3日出版的2007年第18期《财经》杂志)

注册公司查询

广州代理记账多少钱

广州筹划税务代理

注册公司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