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水皮假如郭树清出任央行行长对股市是重大利好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7:51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水皮:假如郭树清出任央行行长 对股市是重大利好

水皮称,假如,我们现在只能假如,郭树清回到北京接替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长,那么,对于中国股市而言,肯定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山东省省长郭树清(资料图)  之所以会说假如,是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郭树清还在山东当他的省长,并没有任何官方的消息显示他回京,而之所以作这样的假设,是因为这种可能性是始终存在的,并非空穴来风,山西官场地震引发的新一轮人事变动增加了这种可能性。

根据中共中央的安排,来自吉林的王儒林被紧急空降太原接替袁纯清出任山西省委书记,而原为吉林省省长的巴音朝鲁则接替他成为吉林新的一把手,中国农业银行的董事长蒋超良则出人意料地被派到吉林成为候选省长。金融系统的高管出任地方省长并不是什么新闻,何况蒋之前就在湖北当过副省长,郭树清去山东之前是证监会主席,更早的有曾经的央行行长戴相龙出任天津市市长,而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王岐山也是从建行行长位置上去的广东当副省长,之后才是海南省委书记、北京市长、副总理,直至中纪委书记。既有部委工作经验,又有地方大员的历练,这几乎是我们党和政府培养、选拔、任用高级干部的一种路径,所以,由蒋超良的任用而联想到郭树清的下一步对于投资者来讲是很正常的联想。  这种联想合理成分很多。  比如,郭树清和央行行长周小川的经历非常相似,都曾经当过央行副行长,都当过建行一把手,都当过证监会主席,不同的是,周小川喝过洋墨水,而郭树清早早地就在贵州当省长助理,当然,郭和周在证监会的任期内都曾经殚精竭虑,但是均无功而返,周小川在任上打开了全流通讨论的魔盒,为其后任尚福林推进股改创造了条件。尚主席收获了上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郭树清在任上启动了新股改革的第一轮方案,为后任肖钢重启IPO同样创造了舆论环境,其推崇的价值投资理念能不能在眼下的行情中得到体现,谁也没有把握。  假如,我们现在只能假如,郭树清回到北京接替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长,那么,对于中国股市而言,肯定是一个重大的利好,这么说并不是指责现在的央行,而是说郭树清在证监会那种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其对证券市场的那种理解和把握,以及更为宏观的格局创新,更能给人以政策统一、持续、到位的预期,对行情突破僵局能起关键作用。而种种迹象表明,要让中国股市摆脱边缘化的境地,在落实资源配置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必须把振兴股市的认识提到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告贯彻的高度,换句话讲,那就是讲政治的高度。  在中国,最讲政治的媒体一个是《人民日报》,一个则是新华社。  人民日报早在一个月前的7月28日就以转载当天出版的《经济日报》署名钟经文的文章名义发表了“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提出“一子落”激发“满盘活”的第一个措施就是激活股市,加快释放资本潜力,使新常态下的经济增长获得更加充实的血脉滋养。  新华社则在最近连续发表四篇评论,专题鼓吹牛市,同样调门也是越提越高,指出未来股市是“牛”还是“熊”,其意义不止于市场的兴衰沉浮本身,更关系到能否按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要求,让市场真正发挥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搞活股市是振兴实体经济的需要,是深化改革的需要,是结构调整的需求,是推进创新经济发展的需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是个落实的问题了,靠谁落实?靠证监会一家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必须得方方面面配合,正如当年股改被上升到政治任务才得以推进一样。  心有灵犀一点通。  郭树清如果回京履新,皆大欢喜。

水皮:此波行情是政治信心行情 只待中国大妈进场  中日两国的经济发展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日本是曾经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二战之后的奇迹,中国则是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造的是21世纪的奇迹;再比如,日本在发展过程中也曾外贸立国,而中国的外贸始终是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还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国际上流行过一个专用名词叫“渡边太太”,而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则是“中国大妈”。  一个太太,一个大妈,何其相似。  “渡边太太”当然是日本富裕家庭主妇的代名词,当时日本的资本积余总数达17万亿美金,其中一半是可用投资的资金,这个数相当于50万亿人民币,和中国目前的居民储蓄相近,更相似的是日本家庭主妇也是理财的主力,绝大多数日本家庭的收入来自于男人的工资,这部分工资在发薪时直接汇入的就是主妇的账号,甚至日本的家庭主妇也有相应的养老金。于是在经济腾飞之后,汇率上涨之后,外汇投资就成为日本主妇的主要投资方式,“渡边太太”携雄厚的资金抱成一团,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成为国际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名盛一时。  落花流水又一春。  “渡边太太”已经成为历史名词,而“中国大妈”则声名鹊起,尤其是其在黄金市场的行为更为大家关注,不幸的是,这种行为带来的后果却不理想,“中国大妈”扮演的是伸手接飞刀的角色。国际黄金的价格最高2011年历史上曾冲到1920美元,连续两年回落后于2013年4月12日和15日两次经历震撼暴跌,金价直接从1550美元直下1321美元,就在华尔街出手做空之时,半路杀出一批“中国大妈”,来自中国的1000多亿资金直接入场,扫货300吨,媒体推波助澜不时曝出这里抢购200万,那里买金如买纸的新闻,而恰逢国际金价重回1500美元,“中国大妈”完胜华尔街就此成了一个笑话,此后金价最低探至1180美元,现在也只在1280美元徘徊。  当然,“中国大妈”在黄金上玩砸了无所谓,中国人喜欢穿金戴银,大不了自己往胳膊上撸,套牢又能怎么样?!广场舞照跳,财照理,于是,这个“中国大妈”又成为银行开发的客户,更有银行赞助所谓中国广场舞大赛,“醉翁之意皆不在酒”,在乎的还不是大妈口袋中的银子!  此前,水皮在杂谈中提及“中国大妈”进股市的点位,很多人问为什么是在2500点以后而不是在此之前,道理很简单,之前是场内资金博弈,之后才是增量资金入场,最近几年指数的反弹高点不过2440点。2500点这个点位在历史是有意义的,2005年行情起步后,水皮预测在2006年底会冲过2500点,结果年底到达2650点,但是现在的2500点和当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当时的市场不是全流通,即便6124点时,流通市值不过7万亿-8万亿,而现在2000多点流通市值已经将近21万亿,所以冲过此时的2500点的能量相当于冲击过去3倍于最高点的量能,这不是悲观,而是一种客观,这波行情从性质上讲是新常态的行情、政治行情、信心行情,也是估值修复行情,但是切记是在中国经济调整周期中酝酿的行情,尤其是估值修复会和开放行情相伴而生,QFII是一部分,RQFII又是另一部分,即将开通的沪港通又是一部分,之后才会是存款搬家的行情,风向标就是银行存款数的急剧减小,这意味着以“中国大妈”为代表的新散户进场,一个完整的上涨周期就此形成。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大妈”也好,“渡边太太”也好,都只是一种现象,非专业理财的现象,或者说大众理财的现象,经济发展过程中特有的亚太社会现象,有指标意义,但不能太当真,太当真就成反向指标了。(华夏时报)

alevel辅导

ib补习课

alevel补课

alevel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