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彧得两朝皇帝万般宠爱被赐死前镇定自若

发布时间:2021-01-07 09:39:57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王彧得两朝皇帝万般宠爱 被赐死前镇定自若

王彧,字景文,南朝刘宋重臣,琅琊临沂人。沈约所撰《宋书》评价他“美风姿,好言理,少与陈郡谢庄齐名”。就是说,王彧是个颜值颇高的美男子,好言理道,年轻时与文学大腕谢庄名望相等。宋文帝在位时,王彧官至尚书右仆射。文帝非常敬重他,以至爱屋及乌,对王彧的名字也有好感,为儿子取名刘彧,并娶王彧之妹王贞风为儿媳。明帝刘彧即位后,王彧为避其讳,只好以字相称。

人在穷途时巴望富贵,但当富贵临门时,却又担心官高莅祸。随着家门愈益显赫,眼见得那些功高之臣被诛,王景文的内心也愈益恐惧。所以当明帝再次给他加官封侯时,他不是“固辞”就是“固让”,甚至“不愿还朝”。可明帝又坚决不允,并下诏开导他说,你乃品性高洁的宗室中人,才能与声望又不输于他人,你不干谁干?高处有高处之险,低处有低处之患,与其刻意避祸,不如顺其自然。“人居贵要,但问心若为耳”。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景文“不得已乃受拜”。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明帝已患重病,担心太子稚弱,日后继位不顺,此前就把弟弟们给除掉了。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有两人,王景文就是其一。明帝思虑,一旦自己不在了,皇后势必临朝,景文自然成为宰相。身为国舅的王景文,门族强盛,难保晚年仍能纯厚笃实。泰豫元年(公元472年)春,明帝病势加重,就派使者给王景文送去毒酒,带话给王景文说,朕不是说你有罪,然而我不能一个人独死,请你先走一步。并在诏书中申明,看在朕与你交情的份上,想要保全你一家,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安排。

诏书送达那天晚上,王景文正与客人对弈。他看完诏书后,原样封好放到棋盘下,神色怡然不变,继续与客人下棋,待这局棋终了,把棋子收拾到奁内后,才缓缓对客人说,皇上赐我一死。说着,拿诏书展示给客人看,并研墨手书谢表。然后端起毒酒,边斟边对客人说,此酒不可相劝,说罢独自仰而饮之。

大限临头,王景文仍能从容下完最后一盘棋,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淡定,引无数后人敬佩不已,赞叹不已。更让人感慨的是,像王景文这样的人物,为何也难逃枉死之咎呢?

说到底,这与封建帝王的统御策略紧密相关。众所周知,封建帝王都是世袭君主制,他们打下江山后,国家便被其据为私有,不仅终身为王,而且世代相传,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家天下。骆宾王为徐敬业所作《讨武曌檄》中,那句“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无非是说,天下不是武周的,应该归还李唐。武周也好,李唐也好,都是一姓独占的天下。既然江山是帝王的私产,他们在经营国家权力的过程中,特别是在用人上,就要千方百计地权衡对帝统的存续是否有利。当下用你,是因为你能保家卫国;用过杀你,是因为你有可能使家天下易主。即使你不会让家天下改姓,却会另择帝统,安置傀儡,照样在剪除之列。

总之,家天下从根子上就与公天下、公权力绝缘,是一个私利性极强的权力机构。看清了这一实质,我们就会明白,王景文为何在劫难逃了。为了能让自己选定的直系血亲皇子继承大统,父母兄弟都在清算之列,国舅等外戚又岂在话下?其实,王景文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了,否则,他也不会那么镇定。

拉萨早泄医院

湖北肿瘤医院

新疆精神病医院

南京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