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度ATT中国业务到底有没有未来

发布时间:2021-01-21 08:30:17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今年2月北京的雪特别多,尽管到下旬时仍没有完全消去新年的喜气,但天气却比往年冷。在国贸大楼西座,占地400多平方米的AT&T中国公司偌大的办公室里,跟窗外的大街上一样呈现一幅冷清场面,鲜有人员走动。虽然“AT&T China co., Ltd”的招牌尚未被摘去,但这里的数十名工作人员心知肚明:一场大规模的瘦身和裁员已经在所难免。

这家被称作为昔日“电信大白鲨”的美国通信巨头此时麻烦缠身。2005年2月27日,AT&T无线公司被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曾经是自己一部分的SBC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至此,昔日庞大无比的AT&T只剩下有线和长途电话接入等少数几项业务。华尔街一位电信分析师由此将其形容为“被瓜分得成为一付骨架”。

而对于在中国电信市场苦守了20年的AT&T中国公司来说,由于此时恰遇高层人事变动,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也悄然而至。

人事震荡

2005年春节刚过,陆旭辉悄悄地离开了他已经工作了三年的AT&T与中国电信的合资企业——上海信天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

早在今年元月,位于上海浦东世纪大道1600号浦项商务广场的上海信天通信公司部分员工接到一封发自总经理陆旭辉的邮件,在信中陆告诉大家,他即将离开上海信天通信。2月25日,记者再次从上海信天总经理姓尹的助理那里得到陆旭辉正式离任的确实消息。

现年55岁的陆旭辉是加拿大籍华人,在电信圈摸爬滚打了20年。据熟悉陆旭辉的原诺盛咨询公司总经理Craig Watts说,陆平时为人谦和,处事内敛,很少与人争吵。

2001年3月,陆旭辉作为AT&T亚太区副总裁被派往上海信天担任总经理。2003年7月,原AT&T中国区CEO高伯乐离职后,AT&T中国区CEO一职同时由他兼任。由于AT&T最近被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SBC收购。表面上看,陆旭辉离职与AT&T总部调整有关,但从信天这家首个合资电信公司的三年来交的“成绩单”来看,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记者了解到,自去年7月底AT&T中国区CEO高伯乐离职以后,AT&T中国公司的CEO一直由陆旭辉兼任。如今,业务的低迷加上高层人事变化,以及中国公司工作人员纷纷对“裁员”猜测。一切的表象都在说明,AT&T中国似乎隐患重重。

中国业务看不到未来

作为中国电信服务领域内第一家中外合资电信运营企业,上海信天通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2月,由AT&T和上海电信、上海信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而成,总投资2500万美元。第一大股东上海电信持有60%股份,AT&T持股25%,剩余股份由上海信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合资公司成立的初衷是运用IP宽带网,为上海浦东的跨国公司提供完善的全球通信服务。

对于AT&T来说,参与成立这家合资公司殊为不易。为了上海信天的诞生,AT&T这个电信恐龙苦等了10年。作为外资电信入华的先遣部队,早在1993年AT&T在获悉中国有意打破中国电信业的垄断格局后,便开始猛敲中国电信业大门,想做首家外资电信服务商。1995年,AT&T公司全球重组,在中国成立的分公司按其业务性质归属了朗讯,从事通信服务的AT&T则重新回到了办事处状态。2000年,AT&T又一次在北京成立了独资公司,拥有通信咨询服务和系统集成的营业执照。

信天这家合资公司的成立可以算得上是对AT&T在中国苦苦等待10年的回报。尽管在总投资2500万美元中,AT&T仅持股25%,但业界普遍认为这对AT&T以后在中国的发展谋得了先机。“作为第一家进入中国具体电信业务的外资公司,并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一年进入中国市场的AT&T占有绝对优势,而环伺中国市场的众多电信巨头,只能等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按照承诺的时间表才能进入。”Craig Watts说。

但如今看来,外界欢呼和AT&T内部对信天的期望未免太早了一点。据上海当地媒体报道,“信天在中国的表现一直不尽人意,在合资的第一年,上海信天没有签下一个合约,而最近的两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从业务上来分析,上海信天定位仅局限在电信服务业,包括IP宽带网,主机托管、电子商务等方面。从客户范围来说,能为280家落户上海浦东的全球跨国公司提供服务,这本身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而陆旭辉并没有意识到AT&T在中国电信市场的水土不服。据了解,由于上海信天定位在做IP宽带网,当时许多人都认为网通将是其主要对手,但AT&T后来才发现,合资公司真正的竞争对手竟是大股东中国电信。表面上看,虽然信天这家合资电信公司已将中国电信与AT&T结为同盟,但在利益分配上,这两家电信巨头貌合神离。“从当时来看,成立合资电信公司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并非上海电信本身的意愿。”上海电信市场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作为合作方的上海电信一直存在一个立场,即培养信天就是培养竞争对手,这令上海信天董事会三大势力对业务开展存在极大分歧,AT&T和上海信息投资公司希望合资公司按预定规划开展业务,但上海电信迟迟拖延不决。”

从信天公司名字的变化,也印证了信天通信在企业发展思路上的游离不定。最初成立的时候,信天英文名为Symphony(意为交晌乐),到2004年3月时,公司英文名悄然更名为Unisiti。

“天花板”下无大树

上海信天在中国电信市场遭受的冷遇,给那些热衷于把中国市场想象成理想花园的外国电信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作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通信市场,中国是全球电信业瞄准的最主要市场之一。根据加入WTO所作的承诺,中国在增值电信服务和寻呼服务方面,自加入WTO之日起两年内,取消地域限制,外资持股不得超过50%;而对基础电信服务业务的移动话音和数据业务却是逐步开放。分别在5年或6年内取消地域限制,外资持股比例从开始的25%逐步增加最终不得超过49%。

去年12月11日是中国基础电信业务正式对外资开放的日子。此前,包括AT&T在内,韩国SK电信、英国沃达丰、日本NTT DoCoMo等世界级电信巨头都曾费尽心机考虑怎么撕开中国电信市场的口子。然而即使到了今天,电信基础业务层面的合资运动依然是“只闻楼梯响”,中国电信市场真正的破局者并没有出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处于变革中的中国电信市场而言,四年前撮合中国电信和AT&T合资的那场努力正慢慢消失,作为第一家电信合资企业信天的成立仅仅具有象征意义。

2004年底,陆旭辉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曾多次用“扑朔迷离”来表示目前的中国电信市场现状。陆旭辉认为,中国电信市场的“开放”目前还停留在“原则上”和“文件上”。陆旭辉说,上海信天正式成立以来一直把进入基础运营作为目标,但两年多来信天实际的工作只能是协助AT&T为跨国公司提供全球网的连接服务,这些业务严格意义上更应该属于AT&T业务的延伸。由于代表中方利益的上海电信、上海信投和代表美方的AT&T这三家股东对业务的长期分歧,使上海信天失去了生存的机能。虽然信天也为中远集运和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这样的中国企业提供了海外组网的服务,但归根结底仅仅局限在增值服务范畴而已。

“作为中国首家基础电信业务合资企业的信天,到底能为AT&T开拓中国电信市场带来怎样的实质性作用,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 陆旭辉说。

对中国电信产业有长期观察的Craig Watts认为,虽然外国电信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失利,不应该完全归结为中国电信业奉行的“封闭”式对外开放局面政策。但目前看来,中国的基础电信业务市场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的价值,“由于存在很大的‘模糊政策’和‘不透明市场’风险,国外资本可以通过‘战略投资’方式开始试探性介入,但直接介入基础电信运营的仍然有待时日。”Craig Watts说。

水浒群英传手机版

战斗吧精灵无线限钻石版

奇乐棋牌

42232cOm六合管家论坛六合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