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盗墓鬼故事之心毒-【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24:07 阅读: 来源:玻璃微珠厂家

蚀心毒蛊

当我见到前搭档鹿七时,他躺在一间破草屋里已经奄奄一息,见着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声泪俱下地讲述当年与我搭档倒斗时的难忘经历。鹿七出身摸金校尉,靠运气和一身本事致家境豪富。我洗手不干后,他收了个徒弟莫东,俩人继续土里来土里去。我们已经没有交集,没想到一周前,他突然给我来信,说自己病危,希望见我最后一面。

看着他现在的处境,我也觉心酸,忍不住问他:“你一身的本事,家财万贯,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鹿七长叹一声,讲了起来,原来他还是坏在徒弟莫东手里。

一年前,他们师徒俩在一座唐墓中意外找到两三条蚀心毒蛊。出了墓穴,均分冥器的时候,鹿七只拿了毒蛊,毒蛊的解药却给了莫东。

没想到,这成了鹿七不幸的开始。莫东欺师灭祖,趁鹿七不注意偷了一条毒蛊并放在茶水中给鹿七服食。鹿七中了毒蛊后,莫东趁机要挟他。为了得到毒蛊解药,鹿七将家财尽数赠给莫东,可还是受了欺骗,莫东不但不给他解药,还把他赶出别墅。现在鹿七栖身草屋,只剩下半个月的命,在万般无奈中终于想起了我。

听了他的讲述,我突然想,挖坟掘墓,断子绝孙,难道这就是鹿七的报应?我沉吟道:“另外的一条毒蛊在哪里?”

“就在我身上。”他说着递给我一个透明瓷瓶。

毒蛊这东西,过去我也只是听说,说是活在人体之中,有时甚至可以操纵患者的意志,让患者生不如死。只见小瓶子里盛满液体,里面一条半寸长的红头小虫上下翻腾,体呈透明,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我将瓷瓶揣在怀里,说道:“你告诉我莫东的住处,我看看能不能设法把解药取来。”一听这话,鹿七双眼闪过一丝亮光:“那、那就拜托了,哥哥这条命就看兄弟你的了。”

别墅斗法

莫东的别墅,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座,灯火辉煌,足足有四层高,而一年前,这里还属于鹿七。午夜时分,我借助飞天钩,顺着水管一路攀到第四层,然后从窗子里跳进去。我先在每个屋子里点一支三沉香,这样这些人在三个小时内就是打雷也不会被惊醒。做完准备工作后,我开始挨个屋子翻找毒蛊的解药。我有十几年的倒斗经验,上手的东西只要一闻,就能知道是否沾过土。鹿七提醒过我,说是解药就藏在一个红色的小木箱里。

没想到,三十多个房间找完,把我累得够呛,别说是解药就是红箱子也没见一个。正在焦躁,我忽然瞥见墙上一个巨大的影子正慢慢朝我靠近,我猛然跃起,在空中反踢一脚,顺势落在阳台上。那人也非等闲,手腕被击中,手里的东西居然没有脱手,他跳上阳台,朝我砸来。我侧身闪避,锋刃刮过我眼前,原来他拿的是把木剑。那人见连击不中,倒也不慌张,严守法度,一剑一剑地刺来。我点了点头,是鹿七的路数,躬身上前,重拳烈掌,猛砸狠劈,两人就在阳台的方寸之地上性命相搏。不多时,他被我逼在墙角,眼见没有还手之力,却突然撒剑,双手交互洒了几下。

我只闻到一股甜香,知道不妙,吹出一口气,两根食指画成一个圆,“噗”地一声,那些粉末都返了回去。

那人衣服一沾粉末,差点儿燃烧起来,看出不敌,左脚搭上阳台边缘想脱身走人。我抄起一个花盆砸去,他不得不回身阻挡,花盆破碎,弄得一身土。我手脚齐飞,花盆一个接一个砸在他身上,空气中尘土飞扬,他眼睛也被迷住,一个站立不稳,差点儿摔倒。我觑准时机,跳前一步,一脚将它踹了下去。

不过,他还真了得,在坠下的刹那,死死地把住阳台上的栏杆,悬在了半空。我抬起一脚,踩在他五根手指上,脚上用力,他立即长声惨叫,颤声道:“慢着,有话好说!”

我沉声道:“莫东,你欺师灭祖,死有余辜,还有什么话好说?”

莫东一脸惊骇,问道:“你怎么认识我,你是什么人?”

“我叫杜鹰……”

“金刚妙手杜鹰?”莫东讶然道,“我听我师父提起过你。”

“你知道就好。”我伸手道,“拿来!”

“什么呀?”

“别跟我装糊涂,解药,蚀心毒蛊的解药!”我暗暗使力,莫东顿时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嘶声道:“解……药,那解药不在我身上,在、在唐墓里。”

我刚才义愤填膺,下手重了些,要了莫东一条小命不要紧,解药可就找不到了,不过经过这一遭搜查,解药十有八九是不在这别墅中,我命令莫东:“你张开嘴。”

“干什么?”莫东看了看我,还是微微张口,我手指一弹,将一个药丸弹尽他口里。

“你、你刚才给我吃了什么?”

我冷笑道:“蚀心毒蛊,哼,找不到解药,你就陪鹿七一起死吧!”

莫东脸如死灰,我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抓住衣领往上一提,让他借劲儿上来,说道:“别磨磨蹭蹭的,在前面带路,去唐墓找解药!”

沈阳超导微管人流

合肥治疗生殖器泡疹哪家好

杭州精神科医院排名哪家好

皮肤白斑用什么药膏